原來老師說的

IMG_4085

原來老師說的「流感疫苗注射」就是打針,打針那就一定會痛啊!很奇怪?為什麼大人都說不痛呢?還說就像給蚊子咬一下下就那樣而已,只有一點點痛。蚊子叮明明是「癢」不是「痛」,我已經6歲,媽媽也說我長大了,其實,我是知道很多事情的。

活動中心的冷氣涼涼的,老師領著我們排隊、點名、發單子、接著有一個美麗的醫師阿姨打開小手電筒要我「啊!」一下,還用冰棒棍壓住我的舌頭,我的喉嚨差一點噁了一小下,如果冰棒棍上面有甜蜜蜜的巧克力雪糕,那我一定會愛上打針。真的,我發誓!

排在我前面的小胖已經鬧好久了,超難聽的大喊大叫比我姊姊的唱歌的聲音吵上好幾百倍,好多個穿背心的阿姨團團圍住他,想要「壓制」他,但是,小胖的身體扭過來又扭過去,簡直快把自己變成一支超級大花捲,阿姨們怎麼也抓不牢,一群人像是在玩摔角,又有一點像在玩「鬼抓人」。反正,我是不會笑出來的,等一下就輪到我打針,如果我真的也變成大花捲,這樣「反差」會太大,我很難跟我的好麻吉解釋,但我真的覺得他們太不勇敢,也太好笑了。

我看到棒棒糖校長也來了,他正抱著另一個已經哭到忘記自己叫甚麼名字的小男生,還幫他擦鼻涕和眼淚,一直哄他。其實,我真的很想跑掉,但是,看看四周穿紫色背心的大人好多,棒棒糖校長似乎已經布下天羅地網,防護網太過強大了,想逃~插翅也難。

我被安排在一個一直說:「下一個」的護士阿姨那一排,她打針的動作像火箭發射,好像都不用想,也不用說:「小朋友,我要打針囉,準備好了嗎?」就拿著針筒就給他直接刺下去的那一種護士阿姨,爸爸說這種行走江湖的高手~人稱「快狠準」,我前面有幾個同學都還沒來得及哭,她就已經打完針了,我的老天鵝,果真「快狠準」,我也一定要來不及哭,這麼大了還哭,很糗。我倒抽一口涼氣,就用就很平常的那一種表情坐上「打針椅」(真的沒有人喜歡坐在那裡),穿背心的阿姨請我「插腰」,對!就是升旗典禮向前看齊的那種「插腰」,但我不懂沒有升旗為什麼也要「插腰」,旁邊的阿姨看我沒有想要「插腰」,乾脆把我的左手直接摺成三角形的樣子,樣子就像媽媽生氣的時候罵人的大茶壺,她說這就是「插腰」。

打針阿姨從一個鐵便當盒裡拿出亮晶晶的東西,我終於看到等一下要刺我的針筒了,小小一支塑膠管前面有一截短短卻很厲害的針頭,針頭還會先噴出一些水來,像是惡魔鯨魚在噴水那樣子的邪惡。我一定要裝作沒事的樣子,把頭塞進抱著我的阿姨身上,躲在阿姨懷裡,像戴著防災頭套一樣很溫暖,她抓穩我的三角手,還提醒我千萬別亂動,因為,打歪了還要補一針,我整個人差一點嚇傻,連呼吸都需要慢慢來,就怕護士阿姨一不小心打歪了針,另一位比較壯的阿姨壓住我的肩膀,我覺得她的手在發抖,好像比我緊張一百倍,是不是怕我臨針脫逃?

打針阿姨抓了一團棉花在我的手臂上來回擦了幾次,涼涼的、好舒服啊,但我知道這只是大人給我們的一點甜頭,馬上針就要來了。最先起來反抗的是腳趾頭,他們不太聽話的「ㄍㄧㄥ」住地板,打針椅竟也翹了起來,我嚇了一跳,心想,怎麼會這樣啊?都還沒想清楚,一針就已經刺進我的手臂,一陣痠麻瞬間鑽進手臂,爬上脖子、直衝頭皮,我像是一尾被電擊的小蛇,全身直挺挺的僵住,一種拔不開的痛在身體到處亂跑!我痛到忘記要哭出來也來不及大叫,眼淚只能留在眼眶轉圈圈,我突然想起最愛我的爸爸媽媽,我好想回家喔!直到校長蹲下來摟著我,問我痛不痛?我才大聲的哭出來。

大哭一陣,確定過癮了,背心阿姨帶我到觀察區先喘口氣兒,哭,也是挺累人的。小朋友都打完針了,該輪到我們班超級厲害而且都不會痛的老師坐上打針椅,我們睜大眼睛在「觀察區」仔細觀察,當針扎下去的時候,老師一下子瞇眼睛、一下子嘟嘴巴,臉還抽動了一下,她的世界應該至少空白兩秒鐘吧。

我突然明白:「打針,怎麼能不痛呢?」

擦乾淨眼淚,我們都偷偷的笑了。說也奇怪~打針的手竟然真的不痛了

打流感疫苗

因為愛~所以我們在

IMG_4074

IMG_4077

IMG_4078

IMG_4088

IMG_4089

IMG_4092

IMG_4096

IMG_4104

IMG_4102

IMG_4099

IMG_4098

IMG_4105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阿K校長哇啦哇啦 的頭像
阿K校長哇啦哇啦

阿K校長哇啦哇啦

阿K校長哇啦哇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